国内国外差距大,路灯物联网搞不起来该怪谁?

最近,我们看到不少关于「路灯」的新闻。美国出现了能够感应枪声的路灯,可以帮助警察应对突发犯罪;巴塞罗那的路灯能够测量噪音、交通、污染,甚至一条街上的自拍数量……功能日益丰富的路灯是智慧城市物联网(IOT)的标志性物件。国内外路灯物联网的现状如何?国内路灯物联网在发展的过程中又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?就这些问题,深圳湾和中科智城副总经理李然聊了聊。

智能路灯物联网领域,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美国的 Sensity,这家公司 2015 年 7 月拿到了思科领投的 3600 万美元投资;起步较早的还有做智慧照明起家的法国 Streetlight Vision,2014 年被美国智能电网公司以 875 万美元收购;后起之秀还有刚刚拿到 1800 万美元的英国公司 Telensa 等。

这些国外公司或多或少都有向中国发展的意向,但是路灯物联网往往涉及整座城市的安全问题,这就使得中国政府和企业与国外公司进行合作时十分谨慎。李然表示,国内路灯物联网公司在与国外公司合作的时候,必须保证数据和系统的控制权在自己手中。不仅在中国如此,其他国家也都有同样的考量。

目前国内公司推出的智慧路灯基本都还处于试点阶段。李然所在的中科智城,由中科院云计算中心孵化,是国内最早进入路灯物联网领域的公司之一。其他致力于路灯物联网开发的公司主要活跃在上海、北京、浙江和成都等地。智慧路灯之所以需要国内公司的投入,原因不仅仅在于安全方面的考虑,还在于国内外城市对智慧路灯的具体需求的差异。

智慧路灯除了照明系统之外,还会附加各类传感器和电子部件:噪音传感器、环境传感器、WIFI 充电桩等等,功用范围十分广泛。在美国,由于施工人员人力成本高,工作人员倾向于一次性往路灯上同时装大量传感器;但在中国,传感器的成本很高,而施工人力成本相对较低,所以一般会将一开始需要的传感器装到路灯上,再按照新的需求请施工人员添加传感器。

技术方面,美国有些项目使用无线网状网(Wireless Mesh Network),而中国市场的主流是电力载波有线方案(PLC)和无线通信技术 ZigBee,而近年来, LoRa 广域覆盖网络又引起国内外同行的关注。仔细分析,更主要还是对技术成熟度、投入成本和市场接受度等综合因素的考量。

「这是对技术的不同需求,没有哪个技术好,哪个技术不好,市场和应用情况决定着技术的选择。」李然如此解释。

除了技术本身,智慧路灯在不同国家的应用场景也有很大差异。例如,在我国,涵洞积水引发的安全事故时有发生,针对这个需求,李然所在的公司正在尝试在一些涵洞入口的路灯安装液压传感器,水位达到预警级别时便能在后台统一预警。

路灯物联网作为一项基础设施建设,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协调。

李然以路灯停车感应这个应用为例子进行了解释:「停车涉及不同部门的协调,一般来说,路灯归建设局管,停车归城管管,不同地方的具体情况可能又不一样。最大的挑战在于不同委办局、不同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协调和统筹。」

「这是智慧城市领域建设的一个共通的问题,而不仅仅是路灯物联网遇到的问题,只是路灯物联网作为一个统筹性的基础设施,把这些问题凸显出来。」

可以想象,不同政府部门对路灯物联网的认识和接受程度必然不一样,如果有统一的宏观规划,便相对容易落实,如果没有,要靠公司去协调各个部门,实行起来便十分困难。

另外,路灯物联网不仅仅简单地将不同的传感器集成到一根灯杆上,更加重要的部分是要在后台将不同物联网信息和应用集成在一起,进行海量物联传感信息的高效、统一管理,这对软件和后台提出很高的要求。

「我们做的实际上是一个城市级的物联传感综合管理平台。这个平台上会有很多的应用,路灯是第一个典型的应用。城市里面好多物联网的应用都是各做一摊,基础设施没有共享,造成了一些重复建设和信息孤岛,所以需要一个综合性平台。」李然说,一旦智慧路灯将城市物联网中的不同应用收集于一体,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基础设施管理效率,节约社会资源能源。

在与美国同行的沟通中,李然发现,不管是刚起步,还是已经有一定基础,美国的公司往往都会站在整个产业链的高度布局。反观中国路灯物联网领域的公司,初期往往为生存而挣扎,对产业布局不够重视,导致在在国际标准的制定中参与不足。

「不是我们看不到产业链,而是我们没有精力去照顾产业链,这可能是一个现实的问题。」李然说。

相关新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130-04313-878

【本公司拒绝一切网络服务,请自觉离开,谢谢】
在线咨询:太阳能路灯生产厂家在线交流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